Wednesday, January 3, 2007

大灾难!

嘿嘿,看到这个标题就可以大概猜出今天阿鼻在第一次上学时发生的事情咯!

是的,今天是阿鼻第一次去幼儿园,本来一切都进行得蛮顺利的- 阿鼻在7点30分自己醒来,然后喝完奶后又很乖的上了大号,再然后又很快的冲凉,换衣,临出门前还高高兴兴的跟公公及阿姨说拜拜,去到幼儿园时也可以自己坐在椅子上玩黏土,一直到···当老师们开始集合所有的小朋友一起唱歌,跳舞时,阿鼻就发飚了! 老师很显然的是一个新老师,就跟新来的小朋友一样新。在老师开始叫小朋友唱歌,跳舞时,新老师并没有意识到可能一些年龄较小的小朋友需要老师们的指导,他们才可能从状况外回到状况内,参与大伙儿的活动!没有!答案是没有!新老师先是叫小朋友们站起来,然后立马就叫小朋友们跟着作青蛙跳的动作!阿鼻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一群正在作青蛙跳的小朋友和老师们吓了一大跳!跳了一下,新老师就决定叫小朋友们一起跟她唱歌,有些年纪稍大的小朋友可能被刚才的青蛙群吓倒了,所以他们就静静地站在一旁,不愿意参与接下来的活动。而阿鼻呢?他就开始找妈了···由于我是一路来都呆在外边偷偷的看阿鼻,没有让他发现到我,所以当他发飚时,他就一味的哭着跑向门口处,哭着喊‘妈咪,抱抱!’听了让人觉得很心酸···起初我还耐着性子坐在外边等,看看他们可不可以安抚他,但是阿鼻实在已经是哭到在喘大气的样子了,所以我便‘现身’去安抚他了。

安抚了他之后,我告诉阿鼻说我会在里面,但我不会陪他玩,我要求他跟其他的小朋友一起玩,等放学了我才带他回家。但院长告诉我说如果我继续呆在里面,阿鼻不可能会独立找其他的小朋友玩的。虽然我知道阿鼻的脾气,只要他熟悉了那个环境之后,要他回家他都不肯呢!可是这么快就要求他去适应,然后自己放心去玩实在是有点过火。但碍于人家是院长的关系,我不好意思跟他硬咬,所以我便顺应他的要求,想要离开那里。但是吓到了的阿鼻似乎像只惊弓之鸟,非常注意我的行踪,他一见到我要离开,他便又大大声地哭了起来,说什么都不肯···那时我再也按耐不住了,我告诉院长,我送阿鼻来的目的是参小朋友,不是让他来讨厌幼儿园的!

后来我要求他让我站在里面的一个角落,我不会参与他们的活动的,也不会打扰他们的,只要能够让阿鼻呆在里面,让他慢慢地接受那个环境,我相信他一定不会再闹的!这时院长似乎有听懂了我在说什么,他就同意让我站在一个角落,我也就这样被罚站了将近一个半小时···也就是在这一个半小时里,阿鼻也没有再闹了,虽然他有时候看不到我会红着双眼来找我,但是他都会非常听话的坐回座位去玩,没有闹。

其实我觉得这家幼儿园的老师真的不是很会看小孩的,阿鼻告诉我说他要上厕所,我就叫他跟老师讲。于是阿鼻就跑去跟老师讲(可能老师听不懂,但他也没有多问),那个老师居然就叫阿鼻去洗手吃点心!后来我看到不对路,就走去告诉老师,叫老师带他去厕所。那个老师也只是把阿鼻领到去厕所里,然后叫他自己解决!我已经在之前告诉过他们,阿鼻只会用potty,不会用马桶(他们那是小孩专用的马桶,但对阿鼻的高度来说还是高了一点!),但那个老师似乎并不知道这件事,什么也没做,就在外头等。阿鼻看老师在外边看着他,他便慌了,拼命叫妈咪 :(··· 身为幼儿园老师,我想你比谁都应该更亲近小孩,更应该尝试去明白和了解一个小孩的习惯及脾气,那么小孩才可能会爱跟你玩。可是我在那里还没有找到一个看上去是很友善的老师,除了院长···说真的,我都已经给机会让那里的老师亲近阿鼻的了,但是在放学为止,我还找不到有一个老师是会尝试去跟小朋友玩,然后从玩耍中教育他们的。这和我所学习的蒙特索利教育的理念有着非常大的出入,也是让我觉得满懊恼的一件事···

回到家里时,我把发生在幼儿园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告诉的阿鼻的阿姨和外婆,他们两个立刻告诉我说让阿鼻停学好了,不要再让他受苦了!但是我想,应该在观察一段日子,如果一切没有改善的话,那么我就把阿鼻接回家,自己教他好了···

12 comments:

Junior said...

知道那些不太专业的老师在陪阿鼻玩,心里就没个底,倒不如阿鼻妈你自己教好了,等阿鼻大一点才再找一间适合的院校吧。

湘绣蜻蜓 said...

哎唷。。我看了都觉得辛酸。

湘绣蜻蜓 said...

再过一两个星期还是酱的话,我想你还是让他退学好了。
不好让阿鼻蒙上“上学阴影”。

阿鼻的妈 said...

我也挺心痛得···但一想到说阿鼻可以就此参到不同年龄及种族的小朋友(大部分是马来人啦),我就觉得应该再让他试一试···你们放心好了,我会看着办的!必要时,我让阿鼻停学的···

新怡 said...

不单老师不专业, 院长也不够专业!

Mee Ling said...

我看了也心疼想哭呢,還好阿鼻媽有耐性又又智慧,阿鼻真有福氣。對,不用太快下定論,再觀察一些時間,也給阿鼻嘗試的時間。

阿鼻的妈 said...

新怡,谢谢你让我觉得我不是要求太高,谢谢!

Mee Ling,这段时间相当煎熬,今天放他在那边后,我和院长谈了一会,清楚告诉她我希望有个老师从旁协助阿鼻,帮助他克服这次的障碍,院长要求我说先回去一小时再回来看阿鼻,我同意了,也让阿鼻知道妈咪会离开一阵子再到回来看他。结果在一个小时后会去幼儿园时,看到的是阿鼻哭红了的双眼,背影还在抽泣的样子,但他还是很听老师的话,仍照着老师的要求去参与活动!直到其他小朋友发现我时,告诉阿鼻我来了,阿鼻就崩溃了···我看了真的很心痛:( 我希望阿鼻能够通过这次的考验,那样他便会有一大群可爱的小朋友天天陪着他玩了···谢谢你的鼓励!

湘绣蜻蜓 said...

鼻妈, 我想, 妳要多留意他. 怕他一时不能接受酱的考验, 小小心灵万一受伤了又天天面对酱的煎熬, 怕他受不了. 毕竟他还蛮小的.
希望这只是一个过度期.

碧绿荷塘 said...

阿鼻的媽,阿鼻很快就會適應的。
通過了這一次的考驗,他又長大了。
你要和阿鼻一起加油哦!

阿鼻的妈 said...

谢谢大家的提醒及鼓励!我和阿鼻会加油的!

薄荷糖,你得病可好点了?

新怡 said...

妈妈要加油!
阿鼻还小, 只需做好自己就好了!

阿鼻的妈 said...

新怡,谢谢你的鼓励!